《红色死亡救赎3》应该向《红色死亡救赎2》学习对一个角色的处理方式

《红色死亡救赎3》应向《红色死亡救赎2》学习角色处理方式

《荒野大镖客2》是一款充满悲剧的游戏,这些悲剧是由范德林德帮派在西部的行动引发的,尽管如此,游戏中的许多忧伤情绪往往会被《荒野大镖客》系列的名言所打破,这些名言揭示了主要角色对自己和周围世界的看法。

即使像亚瑟·摩根(Arthur Morgan)和约翰·马斯顿(John Marston)这样的人物有着悲剧性的结局,但对于他们的最后行动,人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终结感,因为他们最后的行动是为了拯救他们最关心的人。他们最后的时刻充满了满足感,因为他们完成了自己的目标,但他们也是例外,因为像詹妮·柯克(Jenny Kirk)这样的其他人的故事没有任何结局,因为他们的生命被夺去得太早。

相关:《荒野大镖客2》续集应该从一项任务的高低之处汲取教训

《荒野大镖客3》应该更多地致敬那些突然终结的角色

詹妮·柯克是范德林德帮派成员之一,在黑水的一次失败的渡轮抢劫中丧生,这导致游戏的核心角色们开始逃亡。另一个死亡的人是一个名叫戴维·卡兰德(Davey Callander)的男子,他的尸体出现在游戏的第一章中。

尽管两人在同一时间去世,但在游戏中,戴维似乎比詹妮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虽然在游戏的事件中,这两个角色都没有被多次提及,但戴维似乎至少得到了其他成员适当的关注,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对他和他的兄弟有话要说。除了莱尼(Lenny)和查尔斯(Charles)之外,大多数范德林德帮派成员都在为他的离世而悼念,这些都为戴维与帮派的关系提供了一些见解。

尽管《荒野大镖客2》中的几个角色也提到了詹妮,但帮派似乎比起戴维的死亡更快地走出了她的离世,因为不仅关于她的洞察力较少,大多数人也没有提到她是什么样的人。关于她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据霍西亚·马修斯(Hosea Matthews)说,她“有一种闪光”,据阿比盖尔(Abigail)说,她喜欢玩多米诺骨牌。

虽然帮派的几个成员承认她的离世,但她似乎没有给人们留下比戴维更深刻的印象,因为既然莱尼和哈维尔(Javier)是詹妮最亲近的两个人,他们对她都没有什么可说的。事实上,凯伦(Karen)似乎是对她最感到惋惜的人,因为对话只是以她提到自己一直在想詹妮开始的,而在另一次谈话中,她提到了想念她和卡兰德兄弟。

人们以适合自己的方式哀悼亲近的人的离世,但在渡轮抢劫中丧生的成员中,一个人公开哀悼,而另一个人则相对被边缘化,这确实感到有些奇怪。考虑到霍西亚提到她的闪光点,有可能突出她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人物,并对帮派的整体氛围做出贡献。

为了纠正这一点,《荒野大镖客3》可以更多地关注角色与他们亲近的人离世时的亲密时刻,更好地突出一个充满活力的人生命像任何其他人一样容易在荒野西部这样一个严酷的地方中消逝。无论是詹妮自己还是其他人物,这个概念都符合游戏的氛围。

《荒野大镖客2》在探索故事中的角色方面做得出色,展示了第一款游戏中角色的另一面,同时有意义地扩展了角色阵容。如果理论上的《荒野大镖客3》再次追随范德林德帮派,这种心态也可以应用于续集。尽管如此,仍然有空间自然地探索不同类型的角色,并可能给出一个更乐观的视角,但可悲的是这个视角会被切断。

《荒野大镖客2》现已在PC、PS4和Xbox One上发售。

更多:《荒野大镖客3》已经带来了一个巨大的限制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