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死結:應該加入的10位終極女主角》

10 Ultimate Female Characters to Join in Dawn Deadlock

非对称多人恐怖巨作《死亡细胞》已经繁荣多年,成为多人恐怖游戏之王。《死亡细胞》拥有一系列原创角色,包括幸存者和杀手,不仅勇敢地引入了一些标志性的恐怖电影系列,还为游戏中的幸存者和杀手人口增添了更多。《生化危机》和《寂静岭》等视频游戏系列已加入战局,甚至还有《邪恶死亡》、《万圣节》、《梦魇街》等恐怖电影系列,还有更多精彩的内容即将推出。

相关:《死亡细胞》- 游戏应该添加的标志性杀手

然而,对于一些知名系列,它们以段落而非章节的形式发布。这意味着在某些更新中,会添加一个来自系列的杀手,但不会有一个幸存者与之对应,无法在虚拟世界中继续这对拍档的标志性追逐,尽管许多幸存者在粉丝中很受欢迎。《死亡细胞》中最优秀的杀手的加入无疑是一种享受,但游戏可以给玩家带来更多乐趣。尽管粉丝们将能够扮演标志性的尼古拉斯·凯奇,但一些标志性的恐怖女主角也应该带着她们的生存技能进入迷雾之中。

10 西德尼·普雷斯科特(《尖叫》)

虽然《尖叫》系列已经不再有西德尼的身影,但是很多《尖叫》的粉丝会记得西德尼作为该系列的尖叫女王。西德尼在五部电影中幸存下来,甚至杀死了其中四个杀手。这表明西德尼知道如何对付尖叫杀手,她证明自己不仅会尖叫和惊恐地奔跑,还能杀死那些本来会杀死她的人。

因此,她的角色必须进行一些改变,因为《死亡细胞》中的幸存者依靠隐蔽和逃脱杀手,而不是自卫,但她的加入仍然会让很多粉丝高兴。

9 萨莉·哈迪斯蒂(《德州电锯杀人狂》)

被称为《德州电锯杀人狂》,人们可能会认为没有人能幸存下来,但是他们错了。一个勇敢的年轻女孩,萨莉·哈迪斯蒂,表现出了惊人的恢复力和耐力,幸存下来,在一家人的晚餐上逃脱了电锯杀人狂的追捕,成功躲进了一辆载重卡车的安全区。她嘲笑地骑着卡车远走的场景是恐怖电影中的标志性时刻,粉丝们肯定会记住。

相关:真正令人满意的恐怖电影结局

既然已经有了电锯杀人狂作为杀手,添加他的最后女孩对手萨莉将是合理的选择。她是一个跑步和尖叫的角色,非常适合《死亡细胞》中的幸存者,也是愤怒的电锯杀人狂的完美猎物,他想要那个逃脱的人。

8 艾伦·里普利(《异形》)

《死亡细胞》的许多粉丝一直在呼吁添加异形DLC,将可怕的外星生物引入试炼,但是《死亡细胞》的开发者应该确保将其发布为一个章节,而不是一个段落,这样异形的最后女孩艾伦·里普利就可以再次与她的异形对手对决,尽管没有科幻枪支和机甲。

作为一个聪明、勇敢和足智多谋的女人,艾伦·里普利一次又一次证明自己不仅仅是异形的对手,她在电影中的经历使她对迷雾中的试炼准备充分。作为诺斯特罗号上的一名官员,她的技能可以专注于组织团队,使他们更好地协调战术并带着性命逃脱。这是一个不会在迷雾中尖叫和发出噪音的最后女孩。

7 克尔斯蒂·科顿(《地狱之门》)

地狱之王已经在游戏中得到了一个段落,将Cenobite Pinhead带入了迷雾之中,还有标志性的盒子谜题,以及准备好给幸存者带来无尽痛苦的折磨链条。作为一个可以毫不费力地撕裂人类的痛苦和快乐的跨维度恶魔,谁会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竟能挫败他的计划并在他的链条追捕中幸存下来呢?

因此,勇敢而坚定的Kirsty Cotton当之无愧地成为Dead by Daylight中的一员,她证明了自己拥有足够的勇气和毅力来在迷雾中面对任何恐怖。

6 Samantha Giddings(直到黎明)

尽管Sam是否成为最后一个女孩纯粹取决于玩家,但她仍然体现了一些刻板印象,比如在一个大多数令人讨厌的人聚会中成为“好”女孩,并且当然要逃离一个无情追杀的杀手。Sam不仅与最后发现只是Josh伪装的疯狂杀手斗争,还与真正的杀手——可怕的温迪戈斗争。

这证明了她作为最后一个女孩的潜力,因为她的命运最终完全掌握在玩家手中。凭借勇气、力量和耐力,正如她在洞穴内攀爬墙壁的表现所证明的那样,她将成为幸存者阵容中的绝佳选择。

5 Nancy Thompson(梦魇街)

梦魇街带着臭名昭著的杀手弗莱迪·克鲁格,重启版的Quentin Smith以及斯普林菲尔德小学作为地图,让玩家能够体验梦魇街的噩梦。虽然玩家已经有了该恐怖系列的主角可以玩,但还有一个人也应该获得幸存者阵容的位置:南希·汤普森。

南希在三部梦魇电影中出现,面对这个噩梦般的存在并在每一次遭遇中幸存下来。因此,开发者应该让她和弗莱迪在迷雾中再次对决,只要弗莱迪尽量少说脏话。

4 Grace Le Domas(玩命游戏)

嫁入了混乱的Domas家族,Grace在嫁给Alex Le Domas后得到了比她期望的更多。在婚礼之后被迫参加致命的躲猫猫游戏中,Grace从一个善良的人变成了一个机智的幸存者,成功逃脱了Le Domas家族的致命游戏。

她在《玩命游戏》中的经历使她对面对迷雾更加有准备,她具有磁性的个性和标志性的血腥婚纱外观无疑会使她成为一个受欢迎的选择。凭借隐身技能和坚韧精神,她的特点可以围绕着使她成为一个敏捷而不易被察觉的幸存者。

3 Needy Lesnicki(珍妮弗的身体)

如果你的整个学校生涯中最好的朋友被恶魔附身并变成了一个吃人的女妖,你会如何反应?在《珍妮弗的身体》中,Needy Lesnicki被迫自己决定答案,当她的BFF Jennifer Check遭遇这样的命运。Needy意识到她必须制止她,尤其是当她把目光投向她的男朋友时。

虽然与她更大胆、更受欢迎的朋友相比,她似乎是一个胆小、规矩的墙花,但Needy证明了她可以战斗并独当一面,使她成为Dead by Daylight幸存者阵容中一个值得的最后一个女孩。

2 Clementine(行尸走肉)

Clementine绝不是一个平凡的最后一个女孩,在Telltale的《行尸走肉》第一季中,她是一个孤独的小女孩,希望找到她的父母。玩家扮演的Lee Everett将小Clementine带在身边。在第一季末令人伤心的离世后,Clementine成长为主要的角色,并随着季节和游戏年份的推移而成熟。

相关:根据Metacritic评分的最佳Telltale游戏

克莱门汀在与僵尸战斗和在自私的文明社会中生存的岁月中变得坚强,她将是任何在迷雾中面对的杀手的对手。她的技能可以集中在她的生存本能上,也许可以让她追踪杀手,以便更好地逃避他们。

1. 苏茜·班宁(Suspiria)

苏茜·班宁是达里奥·阿根托的艺术杰作《Suspiria》中的主角和最后一个女孩,故事中一所芭蕾舞学校成为超自然邪教的幌子。许多舞者都惨死,只有最近来到的苏茜幸存下来,她不仅在超自然阴谋中存活下来,还杀死了邪教领袖海伦娜·马科斯,并逃离了后面燃起了火焰的学校。

苏茜起初看起来不起眼而柔弱,舞蹈演出时晕倒并自持端庄,但她和恐怖电影中更勇敢的角色一样是一个最后的女孩。她在遇到海伦娜时获得了所需的勇气,并证明她有逃跑和生存下去的欲望和本能。

《死亡细胞》目前可在任天堂Switch、PC、PS4、PS5、Xbox One和Xbox Series X/S上游玩。

更多:恐怖游戏历史上最牛的女性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