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海之彼岸》结局解释

Explanation of the Ending of Black Mirror Beyond the Sea

本文包含对《黑镜》第6季第3集《海之彼端》的剧透。《黑镜》以使用科幻技术来展现阴郁、令人不安的情节而闻名。这部Netflix的选集系列远非令人愉快,而是选择为其粉丝们提供对现代生活中的伦理妥协的思考,通常还伴随着不太愉快、常常是毫无希望的结局。

第6季的前两集《约安很糟糕》和《洛克·亨利》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这种模式。《洛克·亨利》比《约安很糟糕》更加具有破坏性,但它让观众感到的可能更多的是悲伤,而不是真正的震惊。然而,《海之彼端》则是《黑镜》典型的科技恐怖循环的回归。

相关内容:《塞勒姆之主》结局解析

《海之彼端》讲述了什么?

故事发生在1969年。大卫·罗斯(乔什·哈奈特饰)和克里夫·斯坦菲尔德(亚伦·保罗饰)是两名宇航员,他们选择开创新的意识传输技术,使他们能够在很远的距离内操作自己的机器复制体。这样,他们可以在外太空中睡觉并做偶尔的维护任务,但大部分时间都在地球上占据他们的复制体,过着或多或少正常的生活。他们独特的境况使得大卫和克里夫成为名人——比普通宇航员更加出名,人们在街上都会停下来对他们精致的复制品感到惊叹。

从本集一开始,尽管两个男人从事的是同一职业,但很明显他们的生活并不相似。大卫似乎更加快乐,与更广泛的社会融为一体,并与妻子和孩子们更加亲近,而克里夫和他悲伤的妻子拉娜(凯特·玛拉饰)则在他们孤立的乡村庄园中默默地抚养儿子。然而,当一个憎恶机器的邪教入侵者团杀害大卫的整个家庭并在他的复制体眼前摧毁他的复制体时,情况发生了变化,他被困在外太空中独自悲伤。

被大卫所遭遇的悲剧所感动,克里夫和拉娜决定让他暂时使用克里夫的复制体链接,作为摆脱可怕的太空单调的一种“休息”。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当然大卫很快又想要更多。他询问克里夫是否可以使用他的链接为他和拉娜画一幅克里夫家的景观作为礼物。克里夫犹豫地同意让大卫每周占据他的复制体一小时,以呼吸新鲜空气并继续他的绘画工作。

一开始似乎一切顺利。大卫逐渐走出深深的抑郁,与拉娜发展了友谊,这似乎是一个积极的发展。然而,大卫对她的感情很快转变为迷恋。他试图勾引拉娜,她拒绝告诉她的丈夫,并且克里夫很快发现他的同事在船上的空闲时间里画了拉娜的裸体图像。克里夫愤怒地对大卫进行了冲突,这导致一系列离奇的事件发生,最终大卫通过复制体杀死了克里夫的整个家庭。

《海之彼端》中的邪教是谁?

观众从未对杀害大卫的家人并摧毁他的复制体的神秘恐怖分子了解太多。他们没有名字;每个邪教成员似乎都使用希腊字母中的一个字母:他们的领袖卡帕(罗瑞·库尔金饰)、西格玛(西安·戴维斯饰)、西塔(玛拉玛·科雷特饰)和伊普西龙(约阿希姆·乔巴努饰)。即使在本集后来出现的一张报纸上,照片下的标题也只是简单地写着:“疯狂的狂热者”。他们行动的唯一真正解释是他们对复制体的仇恨。卡帕称大卫为“可恶之物”,报纸引述他的话说:“我们捍卫了自然秩序。”

尽管他们邪恶的行径推动了整集剧情的发展,但邪教成员在银幕上没有太多出场时间。实际上,在谋杀之后,他们迅速自首并从故事中消失。乍一看,这可能是一个懒散的情节设定,但实际上它为本集关于科技的社会评论的高潮部分,即丹和克里夫之间的冲突,做了铺垫。

《海的彼岸》对科技有何评价?

《黑镜》以社会评论而闻名,通常集中在人类滥用先进技术的倾向上。在这种情况下,观众可能很容易将这一集视为对大卫和克里夫过度依赖科技的可预测的惩罚:他们真的生活在星星之间,他们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机器里,他们靠在太空船内种植的植物为生,等等。

然而,《海的彼岸》通过批判对立主角的占有欲和男权主义态度,超越了《黑镜》的典型内容。虽然观众可能一开始支持克里夫在与大卫的冲突中,但他在他们对峙时交换的言辞透露出一种虐待狂、控制欲的一面。这一集的冲突不仅仅是谋杀(尽管有很多),更是作弊行为。当克里夫发现大卫对拉娜的痴迷时,他的暴力和充满仇恨的反应表明他是一个极度不安全和嫉妒的丈夫,主要关心的是他对拉娜作为妻子的所有权。《海的彼岸》讲述的是两个有强迫控制欲的男人,无论是对自然界还是对他们生活中的女人。

这与邪教有何关系呢?嗯,Kappa和其他成员代表着大卫和克里夫霸道欲望的对立面:混乱。他们是无法预知和无法控制的。他们的名字甚至类似于数学变量。他们所带来的威胁不是对技术进步的威胁,而是对主角对世界的控制,这最终驱使他们使用暴力。

更多:Netflix的《航海王》与他们上一部动画改编一样误导人

《黑镜》第六季正在Netflix上播放。